注册

中通快递“宠物盲盒”背后 黄牛利益链令基层网点“价格战”雪上加霜

2021-05-18 07:32:11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侯书青

近期,网络上喧嚣一时的“宠物盲盒”事件以中通的官方道歉告一段落,但随后就有网友曝出苏州一快递网点依然在违规寄递活体快件。

违规收寄活体快件的背后,各大快递公司基层网点受价格战影响从而不得不降低收寄门槛的窘境暴露无疑。伴随着极兔快递的入场,快递行业再次陷入价格战,2020年财报显示,通达系主要上市快递公司的业务量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但单票价格下降最高已达20%以上。

价格战向下游传导到基层网点,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单票价格的下降压低了网点的利润空间,却为黄牛提供了生长空间。有网点为了避免因单量过低被总部罚款,宁愿向黄牛购买单量。

违规快件或是冰山一角

继5月3日成都一中通快递网点被曝出存在大量“宠物盲盒”后,5月11日,在苏州的中通快递转运中心又发现了30余个装有活体动物的宠物盲盒。

在接到群众举报后,苏州市邮政管理局的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发现有宠物盲盒快件12件,内含的动物已经死亡。邮政管理局的情况通报显示,这批快件5月5日由邳州市发出后,8日被成都中转部退回给寄件人。

另据澎湃新闻消息称,爱心人士称堆在中转站的盒子约有30个,从中仅救出11只尚未死亡的猫狗。宠物医生称,目前这批猫狗的健康状况堪忧,其中一只狗已经感染了犬瘟,另有一些狗感染了细小病毒。

《邮政法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禁止寄递或在邮件内夹带的物品中,就包括“各种获得动物”,若需要运输宠物,则需要在物流公司办理手续,并配合检疫部门出具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卖家也必须在指定地点自提宠物。

对此,中通再次给出回应,称这批违规寄递的宠物盲盒,系5月5日成都宠物盲盒事件被曝出后,中通公司发布了全面禁止活体动物寄递的通知,故被退回而滞留在苏州。

中通方面能够在事件发生后及时退回这批快件,可见对于哪些快件中包含有活体宠物,中通并非毫不知情。而快件中活体动物的死亡率与染病率,也让人不得不担忧潜在的后果。这一批被查到的动物显然幸运地遇到了救助者,但是否仍有其他违规寄发的动物尚未被发现,仍不得而知。

事后,中通方面表示将继续严格按照国家邮政局的具体要求,严禁违规寄发活物。

价格战殃及基层网点

随着国内疫情稳定,市场回暖,义乌的快递价格再次跌破一元,快递行业价格战再燃战火,但这一次,打响第一枪的并不是“通达系”,而是极兔。

2021年4月,极兔、百世等快递公司因低价倾销受到了义乌邮政管理部门下发的警示函,其中,极兔速递因整改未达到要求,部分分拨中心被迫停运。

价格战由极兔挑起,短短几个月,这场战争的影响就体现在各家的财报当中。虽然中通尚未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但申通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8952.15万元,2020全年利润较去年同期降低94.3%,顺丰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9.88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09%。

总的来看,第一季度快递行业的业绩基调几乎就摆在眼前。各家也并不讳言导致由盈转亏的最大原因:单票价格下降。这一趋势在2020年报中就已显现,其中,韵达、圆通、申通的单票收入分别同比下降了13.44%、11.03%和27.65%,中通快递的单票价格同比下降20.2%。

各家第一季度的业绩都不好看,有的甚至没有在第一季度财报中披露单票价格,股价也伴随着业绩下滑出现10%-40%的波动。快递行业各公司之间高度重合的服务内容,一定程度挤压了差异化竞争的空间,一旦出现有一定资本背景的新晋竞争者,价格战便成了难以避免的选择。

目前,四通一达五家快递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攀升,由去年的72%升至73.4%。中通快递仍处于行业第一,其2020年全年业务量高达170亿件,同比增长40.3%,增量已经超过2016年全年的业务量。但面对全行业的价格战,中通的基层网点仍难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投资者网》实地探访了一个中通快递营业部,该营业部距离上海某核心商务区不到6公里,周边主要为居民区。一位分拣员透露,虽然其所在的营业部周边居民不少,市区交通也较为便利,但是其运输量比起位于奉贤、闵行等郊区的营业部仍有较大差距。

当被问及影响所在营业部经营状况的原因时,该营业部的另一位员工表示,由于该营业部需要较大的场地供货车卸货,所以选择了一座旧厂房用作日常运营。在过去快递价格尚未承压时,他们尚有足够的利润覆盖市中心昂贵的地租费用,但在价格战打响后,每单的收入仅够维持收支平衡。

对于其他更多的问题,该营业部的负责人在电话中表示不便透露,《投资者网》也曾向中通的媒体联络部门致电,对方在记录问题之后再无回复。

黄牛猖獗 企业缺位

价格战压低的并不仅仅是快递企业的利润空间,更是基层网点的生存空间,微薄的快递单价去除必要支出后,剩下的部分还要被投机者分去一块。

“谁有能力优化供应链,谁就有资格生存。”这句话放在快递行业,也同样适用。只不过,海底捞优化的是毛肚黄喉的供应链,快递行业,优化的则是发货地点。但不巧的是,在这一优化过程中“大放异彩”的不是各大快递企业,而是倒卖快递单的黄牛。

这一群体在快递行业中广泛存在,黄牛通过联络商家获得单量,以较低的价格向几家商家收取费用,再将搜集到的单量以更低的价格卖给快递网点,从中赚取差价。这是快递黄牛最基本的一项操作,在这一过程中,商家以更低的价格拿到了快递单,黄牛抽取了费用,基层网点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却可以获得更多的单量。

看似一个三方共赢的结果,实则不然,这一链条的变数出在黄牛身上。

在快递网络中,不同的加盟网点的出货成本也不尽相同,从总部拿到的出货价格也不一样,总部也会根据网点的业绩给出不同的返利。

而黄牛追逐的恰恰就是更低的单票价格,若B地的快递单价低于A地,当有利可图时,黄牛会将A地的快递统一运输至B地发货。各路黄牛从各地低价收购的快递,在行业内被称为“外围件”。

这将导致本应属于A地网点的单量被B地吸收,快递公司会定期根据收件量考核加盟网点,一旦A地网点无法完成指定任务量,将会面临罚款。而为了避免罚款,网点便会找到黄牛助其完成业务量,尽可能降低损失。

一位义乌的中通网点老板告诉《投资者网》:“越大的黄牛我们越不敢得罪。”黄牛行为与总部业绩考核这两个因素,一同压低了快递价格。而黄牛手中掌握的动辄上万票的单量,也常常成为“免死金牌”。

(与网点老板的聊天截图 图源:《投资者网》整理)

在这样的关系中,黄牛成为了绝对的卖方市场,也自然成为了最大的受益人。雪上加霜的是,在价格战的背景下,每个百分点的市占率变化都能够挑动快递企业的敏感神经。在这种时间节点上,那些手握大量电商客户订单的黄牛在生态链中的地位自然也有所提升。黄牛固然搅乱了市场环境,但若有哪一家快递企业与黄牛断绝来往,后果同样令人难以接受。一个位于浦东新区的网点老板告诉《投资者网》:“小黄牛赚不了几个钱,最多跟着大黄牛喝汤,但想成为大黄牛并不容易,有了各家快递公司的关系,才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才能吸引大客户来买单量。送到异地寄送的快递一旦丢件,黄牛也要出面解决。”

不过,黄牛的存在,乍看之下犹如“润滑油”,实则是扰乱市场秩序的“吸血鬼”,使基层网点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时逢快递价格战,快递价格被一再压低,这对于手中掌握大量电商寄件需求的黄牛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利好的背后,却是被薅尽羊毛的快递点。

对快递企业而言,为不同网点制定不同出货价格的初衷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对于客观存在的“价格洼地”、黄牛和公司内部勾结黄牛的行为,各快递企业是否能够采取坚决有效的措施予以整治?这不仅关系行业的健康发展与成百上千基层网点的存亡,更是320万快递从业者的衣食所系。

就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联系中通快递方面,但未获回复。(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